血汗物流 亚马逊帝国隐秘的黑暗角落
2019年12月09日 12:56

在亚马逊庞大的电商帝国当中,强大的物流网络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基石,而其货栈的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也被塑造成了业界典型范例。然而,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这种人与机器人混合作业的环境,以及严苛到超越人力极限的要求,亚马逊物流中心工作人员的工伤重伤率要相当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甚至有人丢掉了性命。

 

亚马逊还有意将物流中心设在贫民窟附近,以保证能够持续获得为了填饱肚子,多低的工资和多恶劣的工作环境都能够接受的劳动者。近期的一系列报道,又一次将电商帝国推上了风口浪尖。

 

ZeroHedge刊文指出,一直以来,亚马逊配送中心可怕的工作环境都是媒体持续曝光的对象,而亚马逊则一次又一次地辩解称,他们员工的待遇并不比其他物流网络的员工来得更差。为了挽回颜面,亚马逊去年还宣布,他们将对公司旗下物流网络和其他领域的众多员工执行最低时薪15美元的政策。

 

然而,亚马逊的麻烦并没有到此为止。目前,距离至关重要的假期购物季节已经没有几天了,又有一系列的报道再度曝光了亚马逊的种种不当行为,他们不但没有善待自己的员工,对公共福利系统的使用也大有滥用之嫌。

 

这些曝光文章当中,最重磅的,莫过于Reveal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和《大西洋》杂志的一篇联合报道,报道发现,亚马逊货栈工作人员的重伤率要相当于其他货栈的两倍还多,而这很可能与亚马逊高强度的要求有关。

 

报道获取了亚马逊全美110个配送中心中23个的工伤记录,发现亚马逊的这些货栈2018年平均每100位员工当中就有9.6位受伤,而整个行业的平均水平只有4人。

 

 

这一最新证据再度说明,亚马逊在货栈使用机器人和人类联合作业,其实是使得人类员工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了。

 

一位亚马逊货栈员工接受了记者采访,披露说根据要求,她每11秒钟就必须完成一个包裹的扫描——而亚马逊清楚地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迪克森每小时要扫描超过300个包裹,每天的处理数量都多达几千个,她的扫描进度受到持续的监控,数据会实时传送到经理人那里,最终输入一个亚马逊专门的软件系统ADAPT。她知道,和其他数以千计的货栈员工一样,如果她未能达到要求的速度目标,就会被记录在案,而如果她还不能做出改进,最终就会被解雇。”

 

 

报道还深度剖析了一位亚马逊货栈员工的死亡案例,以判断亚马逊的劳动定额是否在其中产生了某种影响。

 

美国当地时间周二,洛杉矶县劳工联合会(LA Federation of Labor)委托非盈利研究机构Economic Roundtable所做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正式发布,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报告发现,在加州南部地区的亚马逊货栈,半数以上的员工都居住在贫民区糟糕的住房环境当中,他们每从亚马逊得到1美元工资的同时,还从政府援助领取24美分的补助金。平均而言,每位员工每年得到的公共福利为5245美元。政府补贴的最大头是医疗保险。

 

 

报告指出,亚马逊有意将他们在加州的货栈设在那些接近中低收入社区的地点,来确保可以获得源源不绝的廉价劳动力。报告还指出,亚马逊的企业文化就是以让人筋疲力尽的和高压的方法来监控员工的劳动。

 

“亚马逊货栈的工作始终处在高压之下,让人筋疲力尽。按照规定好的时间表,客户订单必须迅速打包和配送。货栈劳动者都佩戴着追踪设备,管理层时时刻刻都知道他们身处何地,采用了几个步骤去打包,以及每一个包裹相关工作的完成用了多少时间。”

 

“那些不能达成定额的人会被解雇。为了养家糊口,绝大部分物流员工都是全日工作的,但是河滨县和圣贝纳迪诺县的物流员工,86%的物流员工收入都要低于最基本的维生工资。2017年当中,一位典型亚马逊物流员工的年收入是20585美元,只比维生工资的一半略多一点。这些人有一半都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下,还有31%也只是刚刚越过贫困线。”

 

腾讯